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观湖庄园的秘密】(01)作者:忘却之人
【观湖庄园的秘密】(01)作者:忘却之人
 字数:16753


            第一章观湖庄园的人柱

   古尔顿石冢炊烟渺渺。

   高尔迪在自己的小锅里撒入了盐末,锅中文火慢炖的肉汤已经香气四溢了。
   这个古尔顿石冢是高尔迪的家族坟墓,三年前的时候这个石冢遭到了亡灵法 师的攻击,为此高尔迪的姑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位亡灵法师则在高尔迪和 一位路过的冒险者的努力下付出了最后的代价。

        那位冒险者就是现在人尽皆知的龙裔娜柳月绫

   在那场冒险中高尔迪和柳月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再从世界之喉返回后,柳 月绫再次造访了古尔顿石冢,邀请高尔迪一同冒险。

   在那之后他陪着这位高高在上的龙裔小姐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冒险,但不到一
   年时间高尔迪就发现自己的实力实在是跟不上柳月绫成长了即使有着柳月绫精湛
   的锻造技术打造出的传奇级别护甲高尔迪也发现自己越发跟不上她的脚步了。
   巨龙,血龙,元素专精的各种龙族,甚至传说中的至高龙……这太超过他的 界限了。

   所以最终他还是回到了古尔顿石冢为家族看守重要的墓地。

   当然这段冒险生活也为他带来了财富和力量以及声望,虽然根本比不上柳月 绫小姐,但是至少他可以单独一人对抗一条普通的巨龙,「龙裔的冒险者同伴」
   「单独对抗巨龙的强者」,这样的实力和名望使得他可以很轻易接到一些报 酬不菲的任务,甚至只要他看守这个石冢,雪漫城就会付给他每月一笔酬金——因为在这座上上,高尔迪可以很好的拦截袭击雪漫城的农场的巨龙。

   今天他就从雪漫城领了自己的工资,然后用这笔钱从市场买了一块美肉,买 回来炖成肉汤来吃。当然,以高尔迪的财富他并不是买不起一整只女畜,只是他 希望能攒钱买更高级的肉畜罢了比如说战士工会的女战士?或者神殿的那位女祭 司?

   虽然够高级……但是高尔迪还是觉得不够。

   他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柳月绫的身影,这位曾经的伙伴现在还偶尔回来看 看他,带着她哪些新的冒险同伴们,每一次回到雪漫城的时候,她们都会顺便来 看看他柳月绫现在和两个人一起冒险,一位是血族公主,瓦尔哈拉堡的瑟拉娜小 姐,另一位则是一个独自出来体验冒险生活的贵族小姐,塔尼娅。

   柳月绫有着三人中最丰满诱人的身材,她全身结实的肌肉都被这身材遮盖住 完全看不出来,她的肌肤是是颜色就像刚刚端出来的奶昔一样洁白丝滑,涂抹上 油脂后就好像烤熟了的美肉一样,再加上柳月绫自己身的那种淡淡的体香,很让 人遐想连篇。

   瑟拉娜是血族的公主,从外貌来看她可以说是三人之中最为年幼的一个,但 实际上那不过是吸血鬼不老不死的结果罢了。尽管外貌年龄只有16岁左右,瑟 拉娜的身体已经可以说是充分成熟了。她的双峰也可以算是乳球,只是按照比例 来说就没有柳月绫那么触目惊心,这样柔软的布丁挂在她奶油巧克力颜色的身体 上,诱惑着人去犯罪……

  塔尼娅是一位高精灵贵族她的身材是三人中最矮小的一个,虽然实际上已经 成年了,但看起来还像是一个大号的萝莉,这让她丰满的乳房和苹果般的臀瓣更 加诱人犯罪,塔尼娅的肌肤也很洁白但比起柳月绫,更像是那种健康红润的白色, 看起来更真实,也许会有人更喜欢这种真实,但也肯定有不少人喜欢柳月绫的梦 幻。

   高尔迪自己则是两者都喜欢,再加上柳月绫,这三个美女他都很喜欢,如果
   可能的话高尔迪希望能攒下钱将她们三人买下来好好玩弄一番之后再一口气全部
   宰掉。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那笔钱他肯定付不起。

   以他的财力,最多……

  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来了。高尔迪打开了石冢的大门,看到三位少女 站在门口。

   「你竟然还是住在这里住啊,高尔迪。」不紧不慢的语速带着一丝自然而然 的高人一等的感觉,明明只是和自己相当的身高,但却有一种需要仰视的感觉, 站在最前面的这个少女就是柳月绫,天际的龙裔。

   她的衣着很暴露,十分的暴露,可以说就是一堆皮条棒子她的肉体上而已。
   臂甲还算合理,是用硝制的皮革固定上铁片组装成的轻便的护甲,但腿甲就 完全是两条皮固定在大腿外侧的金属板而已。至于这件皮甲剩余的部分,实在很 难称作是护甲。

   两条腰带交叉着松垮垮的套在腰部,像是刻意要展示她的臀瓣一样低下来, 这是用来挂着弩矢袋和匕首的武装带,肩部也有护甲,但是躯干只用两条皮带保 护起来,交叉成十字形的两条皮带一条从脖子上延伸下来穿过乳沟盖住肚脐,然 后贴在她的蜜裂上,不过靠近蜜裂部分特意修剪的窄上不少,仔细看就会发现实 际上是嵌入了她的蜜肉之中,横着的一条也不是用来固定乳房的,它从乳根下方 穿过,高尔迪听柳月绫说过,这条皮带唯一的作用是提供一个隐形的立场托起她 那硕大的乳房,不让它们下垂。

   柳月绫洁白的皮肤大片的沐浴在月色之下,她背后那对隼鹰般的白翼有规律 的张合着,这让眼前这位龙裔少女看起来淫乱不堪,却又有些不可侵犯。

   「你有穿成这个样子了……柳月绫。」高尔迪叹息道。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柳月绫无所谓的说着挺起了胸,她那弹性十足的 布丁也摇晃起来。

   是啊,这个世界强者享有这种权利,没有人有资格指责柳月绫的穿着太过暴 露,只要她自己觉的这个防护是足够的就没人有资格说三道四,实际上到了柳月 绫的境界,纯粹物理防御已经没什么好提升的了,重要的反倒是装备上的附魔, 而装备附魔可和你的装备有多暴露没关系。所以在这里有一种风气,实力强大的 女性绝不介意穿着诱惑甚至淫乱的护甲参战,但是想龙裔柳月绫这样的也是在太 大胆了……又或许像她这样强大的女性实在太少了。

   「嘛……就算是我也觉得你这样穿确实有点……要不要把那件小马甲加上?」
   一旁的瑟拉娜打着圆场。

   不过说实话瑟拉娜本身穿的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那套名为黑龙公主的护甲 使用龙骨龙鳞打造的,很适合收纳魔力,因此就更不需要太多的覆盖率了……
  小腿和膝盖上半部分覆盖着黑色的龙鳞,臂甲也是如此,然而躯干部分就和 柳月绫差不多了,区别在于瑟拉娜至少用东西遮住了自己的乳首,左边的是用皮 带固定的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盒子,右边则是用金链悬挂的一个银饰,而且她下 半身要远比柳月绫更加暴露,一根黄铜的腰链悬挂在腰际,在小腹部分垂下一连 串密集的银质锁链,就像一小片链甲一样,遮住了她的秘密花园……但实际上, 她里面就没有更多东西了。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是高尔迪知道瑟拉娜其实比柳月绫更加淫乱,而 且有着天生的受虐体质,她在自己的护甲上追加了黄铜打造的手铐和脚镣,还有 一个带着锁链的项圈,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些手铐脚镣连接起来,限制她的行 动。只不过比起柳月绫,瑟拉娜还是有一点点的矜持的。

   「高尔迪先生,你不觉得女性展现自己躯体的美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况 且你也很欣赏不是吗?」塔尼娅很有礼貌的说道。

   或许三人中最有资格说自己保守的就是塔尼娅小姐了,这位高精灵的贵族穿 着的盔甲似乎是运用了锻莫技术的魔动力铠甲,虽然一样很暴露,但至少有一点 可以肯定,这件护甲很好的遮掩住她的三点,但如果你从后面看看,再从前面仔 细观察就会产生疑问了那个V字形的贴着神秘的三角地带,包住她的耻丘的内裤 是怎么固定住的呢?

   这一点高尔迪也很清楚——塔尼娅的大腿根部有着湿漉漉的水迹,这个V字
   形的内裤是通过V字尖部固定的一个振动假阳具插进塔尼娅紧致的蜜穴里固定住
   的,再加上一个同样震动的肛门塞固定,看起来包裹的最严实的塔尼娅其实 一直都处在刺激之下呢!

   所以高尔迪吐槽道:「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吧?」四人吐槽了一下就进入了 古尔顿石冢,这个石冢伸出的门廊被改造成了一间屋子专门给守墓的人居住。
   「最近怎么样?你们是刚结束一场冒险还是知道我发工资特意来蹭饭吃了?」
   高尔迪问道。

   「嘛嘛,两者皆有之。」柳月绫说道。

   「虽然高尔迪先生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不过作为厨师您的水平是值得称赞 的。」塔尼娅很中意的说道。

   只有瑟拉娜兴趣一般,作为一个吸血鬼,虽然瑟拉娜也有味觉,但始终只有 鲜血才是最合适的食物。

   「哈哈,那先和我讲讲你们那波澜壮阔的冒险故事吧,这锅浓汤还得再等一 会呢。」「是呢,为了你的浓汤,我们就浪费一下时间吧。」然后三名美女你一 句我一句的谈论起冒险中的事情来。总体来说这一次冒险没有上次那么惊险,但 却更有趣一些、上次的冒险是在独孤城遇上的,三人帮助了一个战粟孤岛的居民, 也因此跑到了疯神希奥格拉斯的领域——哦天哪,这已经是高尔迪不敢想象的领 域了!但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高尔迪知道她们还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魔神 海尔辛的狩猎仪式,血腥放荡的晚宴,和米拉克在知识魔神领域发生的战斗等等, 这都是高尔迪无法触摸的领域——龙已经是很可怕的东西了,一些高级龙种甚至 可以打败主物质界的魔神,但在魔神领域里的魔神可是完全另一回事。

   在战粟孤岛,她们帮助了佩拉古斯四世,为疯神做了些事情,接着得到了一 份魔法卷轴作为奖励回到了主物质位面。

   而这一次冒险只是很简单的,三人一起到了弗克瑞斯领地顺手做了一个清除 盗贼的任务,但之后那位荒唐的领主给出的报酬比较让三人吃惊。

   「他邀请我们三人与他共进晚餐作为报酬。」柳月绫笑着说道。

   「真是有些寒酸的报酬。」高尔迪摇摇头道。

   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领主都那么富裕,但是弗克瑞斯虽然是个比较贫瘠的城市, 作为整个弗克瑞斯领的领主,那位大人也绝不该支付这样的报酬,除非是一场足 够盛大的晚宴。

   「实际上还算可以,毕竟是个比较丰盛的晚宴,只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些有趣 的事情,高尔迪先生你要不要猜猜看?」塔尼亚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

   「这样没头没脑的我肯定猜不到……不过我猜应该是以弗克瑞斯的标准准备 的丰盛晚宴其实对你们算不了什么吧?」高尔迪耸耸肩。

   就算能猜到也不能猜到,否则就没意思了。

   「差不多,那次晚宴没有主菜,所以那位领主邀请我们三人中一个去做主菜。」
   瑟拉娜说出了答案。

   额……高尔迪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好吧,成为领主晚宴上的主菜对于普通的冒险者来讲没什么不可以的,甚至 可以说是一种荣幸,因为成为贵族的主菜可不是什么容易到手的机会,可是那也 仅限于普通的冒险者而已。对柳月绫她们这样的女人发出这种邀请实在太草率和 不礼貌了。

   龙裔,高精灵贵族,吸血鬼公主,抛开后两人有些隐秘的身份,单单是柳月 绫的同伴这个身份就足够了,女性作为肉畜的价值取决于肉质肉量以及她们的美 貌,社会地位名声之类的东西,如果柳月绫真的愿意成为肉畜恐怕她的价格会高 到没人买的起……额,等等。

   高尔迪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也许那个领主并不傻,而是在赌一把呢?

   女性成为肉畜算不得稀奇的事情,很多女性都有这种渴望,而作为柳月绫的 战友,高尔迪很清楚,她也有那种潜质,或许把柳月绫送进畜栏或者稍微调教一 下,这位龙裔小姐就会变成价位高到卖不出去的女肉了。那么她为了满足自己的 渴望,就只能降低价位,但是实际上柳月绫并不是很缺钱——肯定不缺钱,所以 说不定,一个随便的邀请就正中下怀了呢?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对于已经得到了荒唐这个评价的小领主来说冒个险也 是值得的。

   「我挺佩服他的胆色的,竟然敢赌一把,不过我猜他赌输了。你们没答应他。」
   高尔迪说道。

   「呵呵。」虽然没有点头,但是柳月绫带着满意的目光看着高尔迪,那一瞬 间他觉得似乎自己的想法被看穿了。「很遗憾,我答应了。」「哈,可是你还活 着,这不好笑柳月绫。」高尔迪耸耸肩说道。

   「柳月绫小姐和那位领主打了个赌,她会接受穿刺然后整体上火堆烧烤,如 果宴会结束后柳月绫还活着,那么领主就要额外支付一份酬金,如果柳月绫被烤 死了,那么我和塔尼娅也将一并接受处刑并将美肉免费赠送给弗克瑞斯领主。」
   瑟拉娜说道。

   「哈……打赌打输了,不过我觉得他还是赚了。」这是当然的,柳月绫也好, 塔尼娅和瑟拉娜也好,甚至她们其他几位同伴也一样,都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女 强者,穿刺刑根本不算致命伤,刺穿子宫肠道胃脏最后在嘴里窜出来的穿刺杆足 以让大多数女人缓慢的在火堆上被烤熟,但是对于她们无论是烘烤还是伤口都不 算什么大不了的,柳月绫根本就不可能死掉。

   正确的烹调方式应该是开膛取出内脏保留肺脏和心脏,到快烤熟的时候再取 出,这样才能保证滋味,那种被火舌慢慢舔舐的感觉会给肉畜带来极大的痛苦和 享受,也让她们充满能量的美肉更加鲜美。

   可惜柳月绫显然不会给那位领主这个机会。

   「就结果上来来说也该是赚到了呢,呵呵,不管怎样我可是在宴会上当了一 晚上的主菜啊!」柳月绫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虽然柳月绫姐姐要求了额外的报酬,不过对于弗克瑞斯那种小地方这肯定 也算不了什么吧?」塔尼娅笑着说道。

   「额外的报酬?」「观湖庄园的地契……虽说如此,但实际上还只是一片白 地而已,而且弗克瑞斯的土地并不太值钱,不过至少景观不错。」瑟拉娜回答了 高尔迪的疑问。

   观湖庄园这个地方高尔迪倒是知道,之前就有那么一个贵族在那里建了一个 庄园,因为贴近湖边的运输干道,这个庄园的收益还是不错的,不过那位贵族的 力量不够强大,也没有足够的护卫,所以最终观湖庄园就被烧成了一片白地,不 过这种事情在柳月绫身上绝不会发生。

   柳月绫本身的力量不说,她还有不少忠实的随从,战友,这其中也包括高尔 迪,他坚信这些人每一个都可以对抗至少一条巨龙随便找个人看家就可以了。
   「实际上全得靠我们自己的经营……嘛,话说回来,既然高尔迪你发工资了, 不准备奢侈一把吗?」柳月绫说着做出了双臂抱胸的动作,这让她那对硕大的奶 白色乳球更显圆润了,她那如丝的媚眼也暗示的很明显。

   坊间有传闻,如果你在酒馆遇上了旅途间隙来休息的龙裔柳月绫和她的队友 们,你可以花上一笔钱来享受这位天际最强大美丽的女性的肉体。高尔迪知道这 是真的,柳月绫经常在酒吧里做这种事情,不仅如此,高尔迪还知道其实柳月绫, 瑟拉娜还有塔尼娅以及其他的一些同伴们,其实都在天际的职业公会里面注册了 公共娼妓的职业,而柳月绫和一部分同伴,比如瑟拉娜,则更进一步的还在天际 肉畜鉴定协会挂牌待售,只不过没人买的起罢了。

   这些高高在上的女人,实际上就和正在高尔迪的汤锅里面煮着的那块美肉的 主人一样,渴望着那种终极的享受,尽管种种理由让她们没有做出那种选择,但 本质上却都是一样的。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状况——弗克瑞斯的墓地里鲜少有埋 葬女性强者英雄尸骸的坟墓,不是没有理由的。

   只不过……

  「好吧,每人两百金币,总共六百个倒是不算什么,不过塔尼娅小姐似乎不 太喜欢我们常玩的游戏……我更愿意等别的机会再奢侈一把。」高尔迪拒绝道。
   如果仅仅是柳月绫和瑟拉娜,或者其他的几个同伴,比如洛蒂亚,安妮莉兹, 芙瑞亚她们的话,高尔迪可以和她们玩一些很极端的,命悬一线的游戏……但是 塔尼娅则会拒绝这种游戏。

   似乎她并不是那么信任自己——这是当然的,高尔迪和柳月绫一起屠龙过, 和瑟拉娜一起攻入过瓦尔哈拉堡,安妮莉兹,芙瑞亚,洛蒂亚她们,都和他并肩 作战过。

   三次差点死在一个战场上的家伙差不多值得你信任了。但塔尼娅加入队伍的 时候,高尔迪已经没办法在参加那些冒险了。实力的成长跟不上队伍,哈孔,米 拉克,还有其他强者留下的伤也让的实力收到了影响,这之后高尔迪退居二线, 塔尼娅才作为治疗师加入队伍。

   「嘛嘛,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塔尼娅酱,上吧!」柳月绫说着推了 塔尼娅一把。

   精灵少女被推的一个酿跄,她站在高尔迪面前,犹豫了一下然后似乎下定了 决心,扑通一声双膝跪地,然后俯下身子。

   「高尔迪先生……塔尼娅愿意参加您的处刑游戏……并且……啊……愿意接 受死刑调教!啊……啊!!」不知道这位少女脑内到底幻想着什么,她就这么趴 在地上哀嚎着颤抖起来,达到了一个高潮。

   「你调教完了?」高尔迪愕然的看着柳月绫说道。

   「实际上没费多少力气,比瑟拉娜还容易。」柳月绫笑着说,而瑟拉娜则别 过了脸。看到这一幕高尔迪也会心的笑了起来。

   「高尔迪,我瑟拉娜愿意参加您的处刑游戏,并且请求接收死刑处分。」羞 红了脸的瑟拉娜突然间蹿了上来,贴着高尔迪的左臂说道。

   「呵呵,我柳月绫也愿意参加你的处刑游戏,高尔迪,当然,我也要求接受 死刑处分。」不甘势弱的柳月绫则抱住了另一边的右臂「喂喂,有必要这么快吗?」
   高尔迪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嗯,怎么,不行吗?」柳月绫反问道。

   两对丰满的乳肉挤压着他的双臂,两位美艳无比的少女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高 尔迪,而她们所请求的东西又是那么的容易给与……高尔迪点了点头。

   「很好,塔尼娅小姐,我接受你的死刑调教请求,瑟拉娜小姐,柳月绫小姐, 我接受你的死刑处分请求。」然后高尔迪和她们进行了交易,这是塔尼娅发现了 一些不对的事情——高尔迪付给了她200金币,这是公用娼妓最高的费用,很 正常,可是瑟拉娜和柳月绫反倒各给了高尔迪200金币。

   「诶?这是怎么回事呢?」「嘛,因为处分和调教是不一样的,一会你就知 道了。」柳月绫笑着说道。

   古尔顿石冢的入口就在房子的后面,那道铜质的大门毫不遮掩的镶嵌在墙上 推开之后就进入了古尔顿石冢的大厅。

   大厅的中间有已经经过了一番改造,现在看起来这更像个邪恶祭坛之类的地 方。大厅的石板上刻出了凹槽,组成了一个魔法阵,三个圆形的石台在直径上排 成一线。

   最中间的石台中间挖下去一个深邃的坑洞,从坑中伸出了一根乌木制造的棍 子,顶端编织成手的样子抓着一个卷轴,塔尼娅发现这就是上一次她们帮助疯神 之后得到的卷轴,它怎么在这里?

   至于另外两个石台,上面摆放的都是有些复杂的锻模金属打造的机械,虽然 看不出来具体用途,但似乎是和研磨碾碎有关系的,通过两个金属槽,三个石台 练到了一起。

   「你们三个决定以下顺序吧,我先做一下准备工作。」「顺序?」塔尼娅疑 惑的看着两位同伴。

   「受刑的顺序哦。」瑟拉娜笑着说道。

   「你期待已久的游戏哦,塔尼娅,不过我建议还是让我先给你演示一下,我 第一个吧。」柳月绫一边摸着塔尼娅的头,一边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

   「然后瑟拉娜你就做最后一个吧,这样塔尼娅就不用等得太久了,而且……
  你也可以阻止她退出。「」我……我不会退出的!「塔尼娅否定起来。

   「嗯嗯,交给我吧。」但是瑟拉娜还是答应下来了。

   高尔迪将两袋冰蓝色矿石放到了石台边上,那些矿石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冰 块,但却没有那种寒气。

   「魔冰?」「是的,魔冰。」柳月绫点了点头,踏上一步走到了高尔迪身边, 她背后魔力形成羽翼也随之消散为片片羽毛。

   「你确认要来真的吗?」高尔迪小声问道。

   「是的。你知道我一直想玩真的……只是还有点害怕而已。」「这玩意是疯 神的造物,你不会真准备相信吧?!」「高尔迪……我的老友,你知道的我需要 的仅仅是个理由,动手吧。」既然柳月绫都这么说了,高尔迪也不准备推脱了, 反正如果成功的话得到最大的实惠的人可是自己,失败的话……就在也玩不到柳 月绫和瑟拉娜两人的一身美肉了。

   「好了,三位小姐,现在请脱掉你们衣服吧,你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穿衣服 了,现在脱掉衣服,然后都给我跪在地上。」高尔迪喝诉道在这个时候,在这个 游戏中,天际的龙裔英雄也好,高贵的高精灵贵族也好,神秘的血族公主也好, 她们的身份都比高尔迪要低贱。

   三位少女并排趴在冰冷的石板上,全身赤裸,陪伴她们冒险旅途的刀剑和装 甲都被随意的丢在一旁,现在她们不过是趴在地板上的肉虫而已。

   高尔迪绕到了少女们的背后,胆小的塔尼娅被瑟拉娜和柳月绫夹在中间,虽 然有些害羞,但是在两位大姐姐的带动下,在这淫靡的氛围之中,塔尼娅也跟着 两人做着动作——紧紧地压低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乳球压平在地板上,高高的 抬起屁股,让自己湿漉漉的鲍鱼暴露在空气之中,有节奏的晃动腰肢,让自己的 臀瓣摆动起来「嗖~ 嗖」破空的声音,塔尼娅听得出来,那是马鞭挥舞着划破空 气的声音,这是要鞭刑吗?!

   「啪!」「啊!」「啊啊啊!!」瑟拉娜发出了痛苦而又魅惑的呻吟,与此 同时塔尼娅也忍不住呻吟起来,却发现皮鞭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啪!」「唔……」柳月绫的身躯颤抖着,塔尼娅看着她的脸上露出了苦闷 的快感。

   「啪!」「啊!」「啪啪!」「主人……」「啪啪!」两名少女轮流接受着 鞭刑,唯有夹在中间的塔尼娅依然毫发无伤,看着两人那布满了受虐的快感的表 情,塔尼娅觉得自己越发空虚起来「唔啊啊啊!」一声带着水声的鞭响,随机旁 边的瑟拉娜颤抖着瘫软下来,紧接着又是一声鞭响「哼嗯……」柳月绫强咽下一 口气,接着也软了下来趴在石板上。了解她们的塔尼娅知道,这两人刚刚被送上 了高潮。

   可是我呢?!我呢?!塔尼娅在心中呐喊着为什么只有自己没有受到鞭刑, 难道是因为自己要求的调教和她们两人的处分有不同吗?

   就在她渴望着,空虚着的瞬间,她又听到了一阵破空声。

   高尔迪又举起了自己的马鞭,那粗糙的鞭子瞄准了塔尼娅高高抬起的臀瓣之 间,如同一把利剑猛然皮下,「!!!」塔尼娅猛然绷直了身姿,张开嘴却发不 出声音,强烈的刺激让她绷紧如同弓弦,动弹不得。

   粗糙的,坚硬的皮鞭,抽打到了她柔嫩的菊蕾,冲入沾满蜜汁的肉裂,将她 的花园狠狠的摧残,毫无准备之下骤然遭到这种突袭,让塔尼娅瞬间攀上了高峰, 然而高尔迪却并没有停手,就在塔尼娅被高潮的快感停在半空中的时候,又是三 声鞭响,三鞭子再次摧残了少女最柔弱神秘的地带!

   「唔啊啊啊!」她长长的呻吟着扑倒在地板上,淫水和尿液喷涌而出,双眸 也失神起来,塔尼娅的神志几乎被这次高潮击垮了!

   「好了,起来,三位小姐,你们可没有休息时间,跪好!」粗糙的手掌依次 拍打着三人的臀瓣,三位少女挣扎着爬起跪伏在地。而高尔迪则拿出一瓶强化耐 力的药剂灌了下去。但想要一个人满足三个强大的美女冒险者单凭这个还不够, 高尔迪又拿出一瓶强化法力和毁灭法术的药剂,他又不是纯粹的战士,一点点闪 电法术还是用的出来的。

   完成了准备之后,他站到三位少女身后,粗糙的手指抚摸着瑟拉娜好柳月绫 的臀瓣,然后划入了两人的蜜穴之中,然后又让自己火热坚硬的阳物刺入了塔尼 娅的娇躯中「啊……啊……」塔尼娅低声的呻吟着,她并不是第一次和高尔迪做 爱了,但是在这么过分的游戏之后还是第一次发生,而且她也知道,如果自己是 普通人的话,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做爱,最后一次高潮,因为在这次高潮之后, 自己就将被处以痛苦而快乐的极刑,虽然自己不会死,但也会无限接近死亡,而 如果这个男人……稍微做得过分一点,或者手滑一点,自己就会真的变成一块美 肉啊!

   带着这样的心情,塔尼娅在高尔迪的冲刺下变得更加不堪一击,本就因为鞭 刑的突袭而敏感无比的蜜肉很快抽搐痉挛起来。不过十几次抽插,塔尼娅就已经 溃不成军,疯狂的随着高尔迪的冲锋淫叫着。

   两旁被手指摧残着的两位少女也热切的配合着,淫叫的三重奏让塔尼娅变得 更加淫乱,终于在一次彻底的痉挛中,塔尼娅翻白眼瘫软下去,在滚烫的精液灌 入子宫的快感中陷入了昏迷。

   服下了药剂的高尔迪并没有就此软下来,他将昏迷的塔尼娅放倒在地,然后 将柳月绫和瑟拉娜放在一起,柳月绫在下,瑟拉娜在上,两人拥抱在一起互相抚 慰着,巧克力色和奶白的两只鲍鱼湿漉漉的黏在一起。

   不同于塔尼娅,这两位小姐虽然很愿意被高尔迪彻底击垮,但毕竟已经玩过 很多次了,想要让她们满足高尔迪真的得拿出些特殊的办法。

   高尔迪轮流的抽插两人的美鲍,同时也用双手释放闪电法术刺激两人,一次 又一次的电击中两位美艳的冒险者变成了只会浪叫的淫乱女肉,任由高尔迪疯狂 的蹂躏,这淫靡的景象也让高尔迪有些疯狂,看着两团抱在一起亲吻爱抚着,浪 叫着的美肉,他抽出了随身的刺剑,对着瑟拉娜光洁的脊背猛然刺入亲吻在一起 的两对朱唇没有发出声音,长长的剑身没入了雪白的肌肤,有刺入了褐色的巧克 力,让鲜红的血液从两人压在一起的腹部喷涌而出。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那柄 刺剑被拔了出来,然后又一次次入两位少女的体内,一次又一次的将两人洞穿, 却又总是避开要害,带给她们无尽的痛苦和快感的同时由不超过两人生命力再生 的极限,这种恰到好处的折磨正是高尔迪的拿手好戏!

   终于两位少女同时攀上了巅峰,如同濒死的雌兽一般的嘶吼着,这时柳月绫 失望地感到高尔迪的阳具从自己体内抽出,然后他火热的精液全都注入了瑟拉娜 的体内。

   这之后,三位少女都陷入了昏死之中,高尔迪这才有机会做下来喘息片刻。
   三具丰盈柔嫩的女体随意的丢弃在地面上,这种有些浪费的美感也让高尔迪 几位欣赏,但他知道接下来的时间很紧迫,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即将接受处刑的 少女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柳月绫,起来吧,现在该送你上路了。」高尔迪说着用鞭子收了一下柳月 绫的臀瓣,那柔软的美肉颤抖了一下,然后挣扎着支撑起来爬行着跟上来高尔迪。
   「塔尼娅,塔尼娅?醒醒,要跟上了。」瑟拉娜摇醒了还沉浸在余韵中的塔 尼娅,迷迷糊糊的精灵少女刚打算站起来就被瑟拉娜按住了。

   「不行哦,塔尼娅,我们现在都只不过是低贱的母狗,不可以站起来。」说 罢,吸血鬼公主四肢着地支撑着自己爬行起来,尽管是赤身裸体,可是她依然优 雅的像一只猫,摇摆的臀瓣,故意甩动的乳球,让她的爬行优雅而淫乱。

   「我也可以做到……」塔尼娅小声说道——自己怎么说也是高精灵贵族,怎 么可能比她差呢!于是她也模仿起瑟拉娜摇摆着爬行起来,只可惜这里唯一的男 性高尔迪根本没有回头看这两位美女。

   高尔迪从一台机器那里取出了一个圆柱形的盒子,那也是用魔冰铸造成的, 仿佛一具冰棺一样,高尔迪掀开了足有盒子四分之一长的盖子,然后柳月绫就爬 进了其中。

  对于身形高挑的龙裔来说这个容器是在是有一点小柳月绫只能折叠起自己的
   身体压下腰来一点点的挤进去,透明的魔冰上可以看到柳月绫乳白色的美肉 紧紧地压在上面,殷红的乳首被压成肉饼的乳肉按在了魔冰上,那冰冷的感觉让 她打了个激灵。她艰难的将自己挤进了最深处,魔冰摩擦敏感的乳肉的感觉让她 的小穴忍不住喷出了一股蜜汁。

   「这一次可是真的会死哦,龙裔小姐。」「嗯,不劝劝我吗?」柳月绫打趣 道。

   「当然不。」外面的高尔迪抽打了柳月绫的臀瓣,困在圆柱中的她忍不住发 车了一声闷哼。「你这样的女人不就该被虐杀吗?」「啊……是的,那么动手吧 高尔迪!将我这淫乱不堪的美肉彻底毁灭,处死我,然后将我彻底的粉碎掉吧!」
   柳月绫的声音颤抖着从圆柱中传了出来。

   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揉搓着她柔嫩的蜜肉,她听到高尔迪说道: 「如你所愿,淫乱可爱的龙裔小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粗糙的,冰冷的软 管撑开了柳月绫的菊蕾,这不禁让她浑身打了个冷战,她知道更冰冷的东西还在 后面。

   「啊!啊呜呜呜~ 」她呻吟了起来,冰冷的流质注入了她的肠道,她感觉自 己的肠壁几乎要被冻僵了!但那仅仅是错觉,身为龙裔,天际最强大的战士、法 师、刺客等等身份,她当然可以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每一寸肌肉,她蠕动着自己的 肠壁,将那股冰冷彻骨的液体吸入,导引进自己的胃部。彻骨的寒冷折磨着她的 肉体也让她感觉到了受虐的快感,这美妙的,白嫩的,迷人的淫肉,马上就要被 彻底毁灭了!

   浣肠的液体被吸入了胃袋,柳月绫感觉得到自己的腹部有点涨起来了,这可 不好,她引以为傲的平坦腹部可不能胀大起来呢!于是她用力把液体挤入了食道, 反刍呕吐起来。

   肠液,胃液,却没有食物的残渣,她知道这是自己连续数日来节食洗胃浣肠 的结果,是啊,自己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明明兴高采烈的为了这一天做了超过一 周的准备,明明早就期待这种残酷的虐杀与毁灭了,这就是自己的应有的下场啊!
   「呜咕……呜呜……」她的嘴里涌出冰蓝色的液体,熔融的魔冰让她说不出 一个音节,但她知道自己的意思——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她柳月绫最后的结局 啊!

   透体的冰冷魔力让她白嫩的肌肤覆盖上了雪白的冰霜,满是淫水的阴户也挂 起了冰碴,但以她的力量这显然算不得致命,只是从嘴里冲出的液体,很快覆盖 了她的鼻孔,她很快就被剥夺了呼吸,窒息,很难真正的杀死她这样强大而美丽 的女性,然而她知道自己这一会一定会死,也必须死,她深深地吸入了魔冰,任 由它们填充自己的肺部将呼吸的机会冻结——这样即使有人砸碎了魔冰,比如她 自己后悔了,也不会有机会了,奇怪的是她这么做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那一 瞬间,她感觉到了至高的死亡快感,那致命的诱惑就在眼前!

   魔冰覆盖了她的脖颈,她那丰满的乳球也被冻结,这时她感觉到了一根火热 的肉棒刺入了自己的身体,明明全身已经冰冷了,可是那来自子宫的刺激让柳月 绫仿佛燃烧了起来。

   高尔迪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抽插起来,诺德人粗壮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撞击着 她的子宫,摩擦着她的阴道,而即使是龙裔的力量,也无法让她的性器与少女有 任何区别,相反这个淫乱的龙裔只会让自己的蜜肉更加柔嫩而敏感。

   她全身心的体会着这次性交,这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一次欢愉了!高尔迪凶 猛的攻击让柳月绫的肉穴泥泞不堪,她全身因为快感和冰冷而颤抖,肺部也仿佛 在冻结中燃烧了起来,她知道自己血液中的氧气即将耗尽,为了体味这最后的快 感,就只能消耗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了,但是无所谓啊!死吧,就让我死吧!她 在冰层中无声的咆哮着,眼前的景色已经变黑,又仿佛飞出了金星,死亡的幻觉 和性交的快感强烈的折磨着龙裔少女的大脑,最终求生的本能败给了致命的快感, 她全身颤抖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让自己的蜜肉体会那冲击的快感。

   粘稠的熔融魔冰之中,柳月绫绝美的容颜浮现出了梦幻般迷醉的笑容,朱红 的双唇张开似乎要发出呐喊,却只是吐出了更多的魔冰,倒是高尔迪发出了雄壮 的咆哮,将自己灼热的精液注入了少女冰冷的躯体之中,他拔出了自己沾满了淫 液的肉棒,这时柳月绫浮在魔冰上的只剩下臀部和阴户了,那挂满冰霜的美肉颤 抖着,突然间喷出了金黄的圣水,然后彻底的放松下来。

   「唔嗯嗯嗯!!」高尔迪听到了一阵压抑着的低吟,回头一看,塔尼娅已经 在自慰中达到了高潮,她颤抖着顶着余韵爬向冰柱,抬头盯着柳月绫的臀瓣,那 滴出的圣水形成的溪流。

   「月绫姐……月绫姐……窒息高潮……好想要。」果然也是有潜质的女性呢, 这么快就变成了肉欲的俘虏,如果这个时候强行宰杀她说不定也就半推半就的服 从了呢,不过高尔迪并不打算这么做——塔尼娅变成肉畜,做出柳月绫的选择是 早晚的事情,而且这样欺骗自己的战友,他身为一个诺德人也做不到。

   「月绫姐……还要被封在里面多久,一分钟?十分钟?一小时吗?」塔尼娅 爬行着一边用手指搓弄着自己的蜜肉一边询问着高尔迪,这是,突然间瑟拉娜从 背后扑了过来,将塔尼娅压在身下,芊芊玉指握住了塔尼娅的肉球猛力揉捏, 「啊!」捏着自己的阴蒂的手指颤抖了一下,瞬间带来了更大的刺激,就在瑟拉 娜的身下,塔尼娅的身体如遭雷击。

   「呜哦哦哦哦!!」淫水,乳汁,唾液,飞溅而出,哀鸣着的塔尼娅被瑟拉 娜压倒在地动弹不得。

   「瑟拉娜……太过分了!」她喘息着说道。

   「呵呵……我来告诉你,柳月绫不会被封在里面多久,不过她也没机会再出 来了……嗯,如果没成功的话。」「什么……意思?」塔尼娅看到高尔迪合上了 盖子,圆柱体内充满了魔冰,将柳月绫包裹起来密不透风,身为龙裔的她就算这 样也不会轻易死去,但很快,高尔迪抬起了圆柱,将它塞进了一台锻模机械。
   矮人科技组成的机械里正好有个空位,放入之后,高尔迪把一个长满钉齿的 圆盘拉了下来,机械的作用下,这些利齿很快刺入了魔冰之中。

   「这是要做什么?」「处刑哦,塔尼娅,今天柳月绫要被处死了。」瑟拉娜 在塔尼娅耳边说出了这个事实,然后带着笑意补充道:「还·有·我。」魔冰圆 柱飞速的旋转起来,和底下的锻模金盘摩擦起来,然后金盘的下方吐出了蓝色的 冰花,塔尼娅想起了自己以前吃过的一种冰爽的小吃——刨冰……

  「没错,柳月绫刨冰。龙裔小姐要被磨成粉末了。」飞速旋转的圆柱快速的 被切割起来,容器的盖子部分里虽然储存了多余的魔冰,然而马上就会轮到柳月 绫弹性十足的臀瓣了,那堆在大街上摇晃着引诱背后的男人的肉团很快就会被磨 碎了!

   又是什么惊险的游戏吗?柳月绫会在最后一刻脱出吗?有那么一瞬间,塔尼 娅觉得,那个魔冰圆柱晃动起来,似乎里面的少女马上就要粉碎圆柱破冰而出了, 然而……

  然而陷入窒息之中的柳月绫已经被那种痛苦的致命快感吸引住了,血液里最 后的氧气都已经被那狂乱的高潮带走了,不,应该说是她故意放走了哪些氧气, 现在她只能绝望的在魔冰里等待最后的极刑,她会死!她根本无法逃避!这种令 人绝望的状况竟然让淫乱的龙裔更加感觉到了欢愉,她激动地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窒息让她的思考变得缓慢,让她的时间似乎也变得缓慢,她感觉到了金属的 刀锋切开了自己的臀部的肌肤,肌肉,然后继续的切削,切削,她的血肉一点点 离她而去,魔冰散发出的寒气在柳月绫的放纵之下将她的身体冻结成了冰坨,殷 红的肉末和冰蓝的魔冰碎片混合在了一起落下。接着她感觉到了骨骼传来的振动, 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消失和粉碎。

   叫也叫不出来,挣扎也做不到,逃出也会死于重伤,这种绝望的状况下,柳 月绫感觉到了快美,转眼之间她的灵魂就被冲击进入了淫靡混乱的桃色之中,她 那强大有力的灵魂,散发着充满快感的波动,让还活着的三个人都感觉到了。
   「看啊塔尼娅,那就是证据,我们这样的女人被屠宰虐杀时会感到极限的快 感的证据,柳月绫说的没错,越是美丽,越是高贵,越是强大的女人,越适合被 残忍的酷刑折磨处死……这样不仅仅我们会体验到最后的高潮,大家也会感应到 我们的喜悦,所以你也来受刑吧!怎么样塔尼娅,和我一起去那台机器里,被高 尔迪大叔处死如何?」瑟拉娜指着另一台机器说道,可是这时的塔尼娅虽然已经 顶过了刚才高潮的余韵,却沉浸在柳月绫的死刑中,满脑子都是死亡的幻想,此 刻面对着柳月绫死刑之时散发出的快感波动,整个人已经处在灵魂出窍的状态, 变成了只会玩弄自己的性器,喷乳潮吹的肉块了。

   就像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的自己一样,当初如果柳月绫不是拉了自己一把 而是推了自己一把,说不定血族公主瑟拉娜此刻早已葬身人腹了。

   就在这时,柳月绫的灵魂波动突然达到了一个高潮,整个空间仿佛都充斥着 她最后的快美绝叫,这一刻大家都知道了,她已经被处死了……然而,并没有结 束。

   那充满了淫欲的灵魂在绝叫的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抓住,柳月绫的灵魂就 这样被吸进了镶嵌在机器上的一颗黑色灵魂石之内!然后瞬间这个淫乱的灵魂又 被释放出来「唔啊啊啊啊啊!!」震撼着灵魂的尖叫,恐惧,欣喜,期待,绝望, 还有最极限的欢愉瞬间爆发出来,被释放的灵魂瞬间撕扯成了碎片形成一道附魔 印入了剩余的魔冰圆柱,然后随之被粉碎。

   「看到了吗塔尼娅这就是我接下来的结局!我也会想柳月绫一样处死,灵魂 被抽出来撕碎做成附魔然后连附魔的物品也被粉碎,一点痕迹都不留的彻底消失……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是怎么消失掉的,喜欢吗,塔尼娅?」瑟拉娜喘息着在塔 尼娅身边耳语道。

   「你这样和教唆犯罪没什么区别,瑟拉娜。」高尔迪拉下了最后一个开关, 此刻容纳着柳月绫的肉体和灵魂的魔冰圆柱已经变成了一堆红蓝混合的冰末,在 魔法的作用下运送到了中间的石台中,填满了里面深深的凹槽。谁也看不出龙裔 少女此刻就包含在那堆填充物中,柳月绫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那你倒是圈圈塔尼娅啊!我相信,呵呵呵,会很难。」瑟拉娜轻笑道。
   看了看还在呻吟的精灵少女,高尔迪摇了摇头说道:「这种时候可没有哪个 男人会劝你们女人不要去受刑,特别是你们这样美丽淫乱的少女。」说着,高尔 迪拉住了半昏迷之中的塔尼娅的右手将她提起,问道:「你的选择呢?塔尼娅, 你知道的,今天其实不必处死你,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那边的箱子里还有空位。」
   塔尼娅转动了带着迷醉红晕的面庞,看到了瑟拉娜,她打开了另一台机器的 门,里面依然是一个狭小的空间,塞入两个虽然是少女身形却有着丰满的乳房和 臀瓣的女肉恐怕会很拥挤,然而绝对可以进得去。

   瑟拉娜坐进了箱子里,一只手抓住里面的机关,一只脚蜷曲塞了进去,另外 一只脚还踩着地面,最后,她对着塔尼娅伸出手,做出了邀请:「要一起来吗?」
   巧克力色的容颜绽放出妖艳的媚笑,她的红眸看着塔尼娅,诱惑着精灵公主 去接受处刑。塔尼娅迷醉的看着那恐怖的机械,将自己的双脚点在了地上,然后 优雅的迈着猫步走过去,握住了瑟拉娜的手,羞涩的点了点头。

   瑟拉娜拉着塔尼娅挤进了狭小的空间里,经过了一番复杂的努力后,两团美 肉被紧紧的压在一起,瑟拉娜和塔尼娅的脸埋入了彼此的股间,两位少女发出低 低的沉吟,显然她们的舌头都不算老实。两人的乳球分别压在彼此的肚皮上,四 肢如同八爪鱼一般纠缠在了一起,不安分的挑逗着彼此,享受着最后的快感。
   「我们会……怎么死?」塔尼娅问道。

   「很有趣的死法,我也不太清楚。」瑟拉娜说着,伸出了手拉住机械的门, 将它合上,然后外面的高尔迪,将它压实,锁死。

   「再也出不去了哦,塔尼娅,你和我都是。」瑟拉娜挑逗着说道。

   不安的等待最令人觉得漫长,塔尼娅提心吊胆的等待着处刑的降临,她突然 听到瑟拉娜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全身颤抖起来。

   「进来了!进来了!有什么东西进来了!!我的后背啊啊啊!!!」粘稠温 润的液体从顺着瑟拉娜的肌肤变成了溪流滴在了塔尼娅身上,瑟拉娜痉挛一样的 颤抖着,泣血一样嘶吼起来「啊啊啊啊!就是这样!肠子,胃,啊啊,我的小子 宫,塔尼娅,我的内脏被搅碎啦唔哦哦!!」印在塔尼娅脸上的瑟拉娜的阴户骤 然喷出一股浓血,夹杂着肉片和内脏的碎块以及停不住的淫水,金黄的圣水也混 合着流了出来!很快塔尼娅就看到了一个金色的锻莫合金钻头从瑟拉娜的小福利 刺出停在了自己的胸口,想必是为了不让自己快速死去所以没有进一步,毕竟塔 尼娅可是精灵,瑟拉娜则是吸血鬼,就算肺部心脏被粉碎了也不会马上死去。
   「哦!啊……啊啊啊!刺破了!刺破了!我被刺穿了啊啊啊!」伴随着哀鸣 声,塔尼娅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肚皮传来了一阵疼痛,同时,瑟拉娜的唇也吻在了 塔尼娅的阴户上,吸血鬼的獠牙夹住了她的阴蒂。

   「咿呀……」高贵的精灵公主发出了如同幼童般的尖叫,瑟拉娜的舌头灵活 的欺负着她的蜜肉,同时,锻莫合金的钻头毫不留情的撕开她雪白的肚皮,深入 她的体内,不消片刻她就感觉到了,钻头弹出了刀片,切割着她的每一件脏器, 于是她也像瑟拉娜一样发出了有力而绝望的尖叫。

   「唔啊啊啊我的肠子!!我的子宫啊啊!就这样……再快点,粉碎我吧……
  啊啊啊「高精灵的生命力远远比不上血族,尽管仅仅是被破坏了腹腔,塔尼 娅的生命还是迅速的衰弱下来,她失去了子宫的蜜穴还在不停地传递着高潮的快 感,让塔尼娅所剩不多的生命力更快的流逝,她的手没有力气动弹了,脚也无力 颤抖了,整个人失神的翻白眼,可无论是这机器还是瑟拉娜都对她没有任何怜悯。
   只要血液没有流尽血族就不会死,就算内脏已经被绞成了一锅粥,就算死亡 已经不可避免瑟拉娜的身体依然充满活力,她不停的刺激将死的塔尼娅,揉捏她 的乳头,舔舐她的阴户,扯着她血淋淋的内脏,刺激着将死的精灵少女一会一个 激灵,保持着清醒的同时也快速的迈向死亡,而此时机器也发出了更加致命的冲 击。

   「唔啊啊啊啊啊」

   「电流~ 好痛,好舒服啊~ 」从钻头上传出了强力的电击,瞬间两具美肉都 失去了掌控,在狭小拥挤的空间里失控的痉挛颤抖起来,两位少女摇着头,扭动 着身子,血水,淫水,乳汁唾液全都被甩了出来,连生命都要被喷发而出,她们 知道,快了!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

   果然,整个空间开始转动,就像是滚筒洗衣机的滚筒一样,然而这个洗衣机 里还满是旋转着带着利刃的钻头,这样的结果就是滚筒变成了搅拌器!

   果然是这个样子吗,自己马上就要和柳月绫一样被绞成齑粉了吗?她塔尼娅 和瑟拉娜,两位公主殿下,马上就要变成一团无法辨识的模糊血肉了吗?

   「火盐……」瑟拉娜呻吟着传递出一个信号,塔尼娅挣扎着看到,两个孔洞 打开了,开始落下火元素的净化,火盐,以及熔融的黄金。

   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和灼热了,沉浸在即将被粉碎的脑海里的只有最后的欢愉, 只是塔尼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的这么惨,柳月绫不过是化为齑粉,自己 和瑟拉娜竟然要被烧成灰烬熔铸进黄金锭里……啊,也算不错了吧?高贵的公主, 高贵的……黄金……

  两位少女的灵魂爆发出最后的哀鸣,被吸入了黑魂石,然后被撕碎附魔进了 两枚戒指中,很快这两枚戒指也在高温中融化了,高尔迪打开了闸门,熔融的高 温黄金带着汹涌的火元素流入凹槽,完全看不出两位少女的迹象,只有一些燃烧 的焦黑物质,可能是两人的的残骨,然而很快也被燃尽吞没,消失殆尽。

   高尔迪长舒了一口气,可以说今天他是全天际最挥金如土最奢侈浪费的人了, 将龙裔少女柳月绫,奥杜因的终结者,天际的救世主,还有她的两位同伴,高精 灵的公主塔尼娅和血族的真祖公主瑟拉娜,一起残忍的处死,而且一片美肉都没 有吃直接绞碎变成熔渣,简直没有比这更浪费的了,如果事情公布出去的话恐怕
   会轰动天下吧——尽管女性被随意的处死和强大的少女毫不在意的受刑之类事情
   并不少见,然而那毕竟是龙裔。

   高尔迪将三人的装备收拾起来,如果柳月绫的计划虽然疯狂,然而对自己来 讲没什么危险,这里面就是三位冒险者少女最强力的武装和全部的私人财产。柳 月绫说无论计划成功还是失败,值都可以占有这些财产……哈,如果成功了的话, 还是换回去吧。

   他看到,那根插在中央的乌木圆柱缓缓地沉入了三位少女的肉体和魔冰、黄 金的熔融物中,疯神的圣徽浮现出来,那是第二代疯神,传说中的赛瑞迪尔冠军 奈芙蒂斯被肢解钉死在一块圆盘上的形象,能用自己的身体被肢解的形象做圣徽, 不愧是疯神。

   「呼呼呼,似乎有点超标呢,她选择的是你吗?这样总比便宜了赫麦尤斯 (黑暗魔经之主,知识魔神)要好,哼哼,冷石镇的仇我可记着呢。」这是疯神 的声音吗?高尔迪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强大的目光注视着……这就是,魔神啊!比 永恒龙更强大的魔神啊!

   黄金、魔冰、美肉混合成的液体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然后一个带着奇异铭文 的巨大魔方浮现了出来,金黄色的箱体带着冰蓝色的花纹,绚丽而高贵,不愧是 用三名绝世美畜做出的魔法物品,不过这玩意究竟有没有柳月绫说的那些功能呢?
   「那么好奇,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呵呵呵……」魔神悦耳又带着诱惑的笑声 逐渐远去,高尔迪的心也落回到了胸膛里……好吧,不管怎么样,确实该去试试 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